<tbody id="bsq6s"></tbody>

<track id="bsq6s"><span id="bsq6s"></span></track>
  • 【鉤沉】逐被遺忘的嘎拉哈
      王 丹 丹東新聞網 2021-01-19 09:05:31

    上世紀九十年代前,在丹東地區流行一種游戲歘嘎(chua ga)。

    嘎,是滿族語“嘎拉哈”的簡稱。因嘎拉哈說起來有些不習慣,加之其在漫長的傳承過程中,早已成為各民族少年兒童喜愛的游戲,其叫法被省略倆字,簡稱為嘎。

    嘎拉哈作為從滿族流傳開來的游戲方式,如今已被納入丹東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    嘎拉哈,是豬、羊、狍子后腿的膝蓋骨,民間俗稱“子兒”。因為每頭豬或羊、狍子只有一對,且不能經常性宰殺,獲得膝蓋骨則不容易,因此,要積攢到可以組成游戲的一套嘎拉哈十分困難。

    物以稀為貴,在諸多的嘎拉哈中,以狍子的為最好,其次是羊。狍子和羊的嘎拉哈很相似,小巧、精致,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礪,會變得光滑,整體呈暗紅色或橘紅色。相比豬的嘎拉哈因其大,女孩子手小抓不住,因此,只能成為男孩子游戲中的道具。

    嘎拉哈有四個“面兒”,分別稱為“肚”、“殼”、“馬”、“驢”。

    ?

    游戲方式多樣

    游戲分多種,女孩子的玩法主要是歘(chua二聲)嘎,也稱歘子兒。即選取4枚嘎拉哈(基本為羊的),另選一個皮球。以嘎的4個面兒肚、殼、馬、驢為序,首先將4枚嘎抓在手中再撒落在地,選擇相同的兩枚面兒,將皮球輕輕拋向空中,在皮球落地再彈起的間隙,一只手抓起兩枚嘎再接住皮球即為得分。然后,把剛剛抓起的兩枚嘎再撒在地面(可以擊打地上的另兩枚嘎),再尋找相同的面兒。如此循環下去,直到贏到規定的分數。

    在此階段,如果出現4枚嘎的面兒各不相同,稱之為“四大樣”,需要4枚一同抓起,此為第一程序完結。第一程序結束后,要根據肚、殼、馬、驢加上“四大樣”,依次“擺(調整)樣”。“擺樣”的方式是:將4枚嘎撒落地上后,面兒朝上的是“肚”,則不用擺,其他的3個面都要擺。即將皮球拋向空中后,在皮球落地再彈起的間隙,將其中一個嘎調整為“肚”。

    地面上的4枚嘎全都是“肚”時,再拋球一起抓起。如此依次將殼、馬、驢、“四大樣”做完即完成比賽。該游戲可由兩個人對抗,也可由多人或多組對抗,誰先完成整個規定程序,誰獲勝。

    男孩子玩嘎拉哈,主要是“彈嘎”。游戲可單人對抗或分組對抗。按照石頭、剪刀、布確定順序,輪流將幾十枚或上百枚嘎散落在炕上,然后,選擇兩枚相同的面兒,用手指彈擊其中一枚,去擊打另一枚,擊中即獲得此嘎,沒有擊中表示失敗,按順序換人。如此反復,直到最后一枚嘎被擊中,收獲多者為贏家。

    影響一代兒童

    上世紀九十年代之前出生的丹東人,無論男女,對嘎拉哈都記憶深刻。因為在那個年代,孩子的玩具實在太少,特別是農村,孩子的玩具主要是大自然的饋贈,沙坡、卵石、松塔、狗尾巴花……4枚嘎拉哈和1個皮球,永遠是女孩子書包里的重要物件。

    筆者永遠也不能忘記,上世紀七十年代,爸爸為了圓女兒一個夙愿——擁有4枚讓同學羨慕的狍子嘎,一連3天在冰天雪地里追攆一只受傷的狍子。在穿越了幾十里的深山密林后,最終狍子累倒了,爸爸的大腳趾卻從此失去了知覺。在那個連撲克牌都很難買到,大年夜沒有央視春節聯歡晚會的時代,每年春節一家人最快樂的游戲便是彈嘎。

    吃完年夜飯,包完餃子,爺爺、奶奶、爸爸和媽媽都會陪著孩子圍坐在炕上,把一笸籮嘎倒在中間,便開始玩兒起來。嘎相互擊打的脆響伴隨著孩子的聲聲歡笑,讓大年夜變得短暫而幸福。

    如今,嘎拉哈游戲已經塵封在人們的記憶深處,孩子甚至不知道豬、羊、狍子等動物的后腿膝蓋骨曾是他們祖輩人整個少年時代的玩具,因為他們的玩具太多,多得已經無法計數。但,這又有何妨?作為丹東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和參與的一輩人,我們心中依然是滿滿的驕傲和自豪。

    由嘎拉哈所衍生出的工藝品

    編輯: 劉思玘

    相關新聞閱讀

    <tbody id="bsq6s"></tbody>

    <track id="bsq6s"><span id="bsq6s"></span></track>
  • 女人的精水喷出来视频-国产网曝在线手机视频-光根电影院yy11111推荐,2020国产在视频线自在拍,偷窥 自由 XXX 视频,亚洲日本有码av另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