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bsq6s"></tbody>

<track id="bsq6s"><span id="bsq6s"></span></track>
  • 【人物】汪福歡:讓藝術更加“藝術”
    記者 王夢露 丹東新聞網 2021-01-18 09:02:40

    人物簡介:

    汪福歡,1973年生,東港人,1999年涉足制框至今。

    作為一名“半路出家”的裝裱師,47歲的汪福歡從最初因好奇而入行,到發展自己的裱畫、制框事業,已經走過了21個年頭。多年的學習與工作,他收獲的不只是熟練的裱畫工藝,更有精益求精、腳踏實地、平和沉穩的“匠人精神”。

    入 行

    雖然室外天寒地凍,但汪福歡的工作室里卻是一番熱火朝天的景象。記者采訪時,他手里同時有四幅字畫需要裝裱。他一邊和記者打著招呼,一邊用噴壺逐個將初步處理好的字畫表面均勻噴灑,再小心翼翼挪到旁邊空桌上風干。即便外面刮著大風,依舊不時有客戶造訪,并有客戶打來咨詢電話。

    去年突如其來的疫情,讓汪福歡的工作受到了影響,上半年幾乎無人上門,直到近幾個月方有好轉。如果在往年,一年下來少則幾千,多則上萬幅等著裝裱制框的作品足以讓他忙得團團轉。

    走出校園、踏入社會前,年輕的汪福歡從未想過自己和裝裱這個行當會有關聯,父親雖然喜愛書畫,自己卻不感興趣。他學的專業是烹飪,原以為自己將來會當個廚師。

    機緣巧合,沒過多久,汪福歡改了行,經營裝飾畫,也賣動漫畫報、手辦。那時,偶爾也有顧客來買裝飾畫,還打聽去哪兒鑲框,汪福歡答不上來。那是上世紀90年代初,我市鮮有專門裝裱、制作畫框的門店。

    受此啟發,他開始從沈陽等地進貨,買回裝飾畫和畫框,自己組裝后出售。后來他發現,不少門店不僅出售畫框,還有自己的加工廠和作坊,直接在廠里裝裱鑲框出售,于是便動了學習的念頭。因為每周都要去進貨,廠里的裝裱師和工匠和汪福歡熟絡起來,見他感興趣,閑著沒事兒還主動指點一二。就這樣,汪福歡慢慢積累了初步經驗,邊“偷師”邊在店里自學。

    1999年,汪福歡在遼東賓館附近開了家小店,正式試水裝裱業。

    ?

    打 磨

    “這一行,入門簡單,深入很難。”回憶入行20多年來經歷,汪福歡這樣總結。入行之初,他從裝裱攝影作品開始,切玻璃、切外框,一樣樣學,看似沒有幾個步驟,但僅僅學習切割厚玻璃,他就跟著老師傅學了數月。這期間,站前那邊店里的生意也不能丟,借著這個機會,汪福歡依舊堅持每周風雨無阻到沈陽去,一邊進貨,一邊把自己自學裝裱時遇到的問題向老師傅請教。

    慢慢地,照片裝裱、繡品、書畫乃至近幾年興起的亞克力罩作品裝裱等工藝,汪福歡都學會了。

    裝裱行業有這樣一句話——“三分畫、七分裱”。裝裱師要根據字畫紙質、用墨、風格等,采用不同的裝裱手法,并搭配不同材質、顏色、厚度的背板和畫框。藝術裝裱之所以如此重要,就是因為裝裱既是作品的襯托,也是一幅藝術品得以完美的重要元素,其工藝手法和材料搭配是否得當,會直接影響書畫作品最終呈現出的藝術效果和魅力。

    而裝裱過程可謂“一著不慎,滿盤皆輸”,從附背紙到做背板、噴水風干、到加膜、制框等等步驟,裝裱工藝每一步都不可出錯,一旦出錯,作品的損失就無法挽回。雖然宣紙附背紙、使之能夠撐起作品這一步驟從前多以純手工制作,現如今可用機器協助,但其他大多數工序還是需要手工完成,因此絲毫不可懈怠。

    比如制作背板,裝裱所用背板以往過于厚重,搬運、掛置都不方便,汪福歡便嘗試減少背板厚度,同時在背板兩面再黏合一層薄薄的三合板,將畫紙畫布固定其上,使得作品今后發生變形的幾率大大減小。

    再比如風干畫紙,這一步要在畫紙上均勻噴水,使其受潮,用白膠刷在背板上,將附好背紙的作品固定在板上風干半天到一天,讓畫紙干燥后產生自然繃緊的效果。這個過程不能操之過急,要繃緊神經,手里的刷子和噴壺下手不宜輕,更不能重,這些是作品在鑲框之前最基本的處理過程,絕對不能馬虎。

    ?

    匠 心

    20多年來,為了當好一名合格的裝裱師,汪福歡學到了寶貴的知識、增長了技藝,也經歷過挫折,踩過“坑”。

    入行前,汪福歡對一門技藝的理解是,起初缺乏經驗,沒經過歷練,才會失手,會犯錯誤。深入裝裱一行他才真正意識到,往往是日積月累后,工作習慣、思維慣性會導致一個裝裱師出現失誤,造成作品受損。所以,沒有哪一步最難學,沒有哪一個裝裱環節最難做,每一步,裝裱師都承擔著較大的精神壓力,因為裝裱是不可逆的。

    技藝純熟了,裝裱出的作品就一定完美嗎?一次工作經歷,讓汪福歡對裝裱師這個職業有了更為豐富的認識。

    在一次裝裱工作結束后,信心滿滿的汪福歡趕緊聯系客戶來取,但在看到成品后,從作者表情看并不十分滿意。后來汪福歡才明白,不是自己把畫裱壞了,而是畫框風格與作者想法并不貼合。

    從此,汪福歡開始主動加強和客戶的溝通協調,有針對性地處理不同客戶交辦的不同工作。如果客戶表示這是裝飾性作品,并希望降低成本,那么他會選擇輕便、易拆卸、造型精美的畫框,而如果客戶的目的是為收藏、保存,那在裝裱過程中要盡量少觸碰畫紙表面,保持作品完整性。

    汪福歡說,雖然根據紙、墨、顏料、創作手法不同,裝裱出來的成品不可能讓雙方百分之百滿意,但作為一個裝裱師,不是接過作品不假思索直接上手,而是要做好事前溝通,了解對方裝裱作品的需求、用途、喜好等,想好了再制作。每一幅作品在裝裱師手里都需要細細揣摩,精心裱好后再配以貼合的畫框,作品才算完整,這種挑選、搭配需要裝裱師走入作品內心,更要走入作者的內心,考驗手藝,也考驗審美能力。在不斷溝通、理解的過程中,汪福歡自身也在經歷著成長。

    雖然已經在丹東裝裱行業小有名氣,但汪福歡說,自己仍在學習之中,無論是顏料、筆墨、裝裱用具還是畫框材質都發生著改變,相應的,他也需要嘗試不同材質的背板、畫框木材、切割機器、組框手法等等,學無止境。

    ?

    編輯: 劉思玘

    相關新聞閱讀

    <tbody id="bsq6s"></tbody>

    <track id="bsq6s"><span id="bsq6s"></span></track>
  • 女人的精水喷出来视频-国产网曝在线手机视频-光根电影院yy11111推荐,2020国产在视频线自在拍,偷窥 自由 XXX 视频,亚洲日本有码av另类